支教老師拉起山里的小女足借錢也要拉扯孩子長大

中國女足,鏗鏘玫瑰,曾是中國體育驕傲的代名詞。
但是“玫瑰”的土壤,卻一度受限甚至貧瘠。為了女足的未來,為了更多女孩子接觸和愛上足球運動,無數基層體育工作者在行動。
 在這樣的背景下,“追風計劃”應運而生——幫助全國各貧困地區的鄉村校園發展足球,建立女足球隊,支持更多鄉村女孩通過足球,走出大山,獲得更多教育和發展機會。
為此,澎湃新聞深入一線,實地採訪和接觸了這些基層女足教練、體育老師的生活,他們是真正的女足“播種者”。
從2005年遠赴西南之後,足足有十多年的時間,徐召偉沒有告訴父母自己是具體做什麼工作的。
“可能中國人都有這種習慣,對家里人報喜不報憂吧。”
徐召偉對家人不願提起的工作,是做一名山村支教老師。相比在城市學校上班,山村支教的經濟收入低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他一直待到了現在。
不光如此,他還從2017年開始拉扯起了一支山村里的校園足球隊,所有的補貼、獎金,全被他花在了球隊的孩子們身上。這還不夠,他甚至從花唄、白條等途徑借錢來補貼球隊的運營。
他的選擇,恐怕很多人會難以理解——“
你自己選擇的生活,為什麼需要別人去理解你,如果我們做每一件正確的事情,都需要別人的理解的話,那是不是這件事情就做不了了呢?
徐召偉把自己的全部青春都獻給了鄉村教育。
衝動
當全世界都在以規劃人生,走上“成功”為榮的時候,徐召偉卻說,自己是一個從來不會去想未來的人。
他的人生之路,似乎更大程度上取決生活的靈感和機緣,以及面對抉擇之時,發自內心的衝動。
比如在大學畢業之時,學習漢語言文學教育專業的他的面前,就曾經展現過一條看起來平坦穩定的道路——他進入了新疆喀什市某中學擔任教師。工作不錯又留在了家鄉新疆,在很多同專業的學生眼裡,這已經是個不錯的去處。
但他卻決絕地離開,僅僅工作了兩個月,他就背起背包走向了西南大山。
之所以放棄了那個崗位,徐召偉說,是因為當初年輕氣盛的自己“看到一些自己不能理解的事情”,“或者是當初比較理想化,想要為社會做一點貢獻。”
他選擇的貢獻自己的方式,便是到山村學校支教。而當年的一個衝動,最終讓他把十幾年時間都給了山里的孩子們。
和城市學校相比,山區學校的師資力量是不可能同日而語的,一個老師挑起整個班級科目的“包班制”是常態,別說包一個班,老師不夠的時候,一個老師兼顧兩三個班也有可能。
於是除了自己的老本行語文,徐召偉也當上了數學老師、英語老師、思想品德老師、社會科學老師……
“但是當初也不覺得累,覺得自己是很充實地在做一些事情,最年輕最苦的日子,恰恰可能是最幸福的日子。”

而如今他帶著孩子們踢球的生活,同樣來自於意料之外的機緣。

2017年,他所支教的貴州省大方縣要舉辦運動會,加上校長王光文向上海的一個公益組織爭取到了足球草坪援建的資助,很快,徐召偉就把一支校園足球隊招募成型。

這次機會對他來說也是“正中下懷”。從念初中的時候開始,他就成了熱情的球迷,1998年法國世界杯、意甲聯賽、國內的甲A甲B……雖然沒有太多機會親身踢球,但他對足球的喜愛,卻是已經真真切切地延續了多年。

他還記得,自己一開始在雲南支教的時候,沒有電視信號不能看球。後來到了貴州,電視收不到央視5台體育頻道,但還能收看到央視1台2台偶爾轉播的足球關鍵場次,這不多的“精神食糧”令它甘之如飴。

能實際操練起一支足球隊,對他來說無異於長久以來的足球夢照進現實——哪怕球場只是一塊小小的五人制球場,哪怕球員只是毫無基礎的山村孩子,但對他來說,足夠好了。

他自己也是“從頭學起”,理論知識豐富但實踐經驗缺乏的他,只能通過網絡視頻和資料來學習足球技術和訓練方法然後再教給孩子們,平時和藹的他到了球場,就變得格外嚴格和嚴厲。

而努力堅持下來的嚴格訓練,也得到了回報——來自元寶小學的足球隊第一次去縣里比賽,就奪得了五人制男女兩個組的冠軍,後來又數次奪冠。徐召偉和他的球隊,成了當地校園足球的一個標杆。

女足孩子們在訓練中。

隱瞞

提到為什麼在長達十多年的時間裡,都不願意跟父母坦白自己的工作,徐召偉說,這可能算是“善意的謊言”。

不願讓父母擔心,不願讓父母覺得自己過得不好,是許多兒女都有的情感。而作為一名支教的志願者,徐召偉的生活和很多人心目中的所謂“好生活”存在差距。

這麼多年來,徐召偉和他的足球隊得到的資金很容易就能數出來——他此前獲得了2018年馬雲鄉村教師獎,可以得到每年3萬元持續三年的獎金;去年阿雅來學校拍攝《奇遇人生》節目,募捐了16萬元的經費,除此之外,就只有他自己微薄還發放並不及時的補助。

而這些錢,他基本都花在了孩子們身上。足球隊隊員們平時的早餐晚餐、球隊集體租住房子的租金,都是他掏腰包付錢,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所有資金都投入到了足球隊身上。”

平時經費緊張的時候,他只能求助於花唄、白條這些借貸工具,至今還欠著一屁股債。

徐召偉說,在曾經一段時間裡,回家給他的感覺甚至會有些“狼狽”——回家一趟又要離開的時候,父母還會給他塞錢。

當父母問起自己的工作的時候,他也只是含糊地回答:在貴州工作。“他們不知道我在幹什麼,而且總感覺我不務正業,因為我也從來沒有賺錢回家過。”

從2013年來到現在所在的元寶小學之後,他在2014年回了一趟家之後就再也沒回過新疆,一直到獲得2018年馬雲鄉村教師獎,主辦方去學校拍攝短片時偷偷把他的父母也請到了他所工作的學校,他這才和家人“坦誠相見”。

而父母的開明和理解,也讓他感動不已,“我媽從來都說你只要覺得好就好,從來沒有逼我去做任何事情,這種愛是很親密的愛,是所有孩子都希望從父母哪裡得到的愛。而不像有很多父母會逼婚等,以愛的名義干涉你的生活。”

“我想通過這個事情告訴你們真的我沒有混日子,我做這件事情所有東西都可以說問心無愧,唯一對不起的就是你們倆,還有我弟。”這是當初,他在學校面對父母所說的心裡話。

在那之後他送父母離開時,學校的孩子們以為他也要就此離開學校,都跑了出來喊著“徐老師不要走”,不少孩子流下了眼淚。

而他的回答是,“我不會走的。放心吧,我要看著你們長大。”

因為“追風計劃”,女足隊員們有了更廣闊的前景。

陪伴

陪了孩子們十幾年,徐召偉卻覺得自己做的還不夠

尤其是足球隊的孩子,除了上學時候的每天訓練,節假日球隊也會在一起維持訓練,但他還是嫌自己跟孩子們一起走的時光太短,不能在人生之路上幫他們更多。

“如果問我有什麼夢想的話,我希望能陪伴孩子更多日子,不願意交到別人的手上,或者至少等他們長大一些,有了自己的主見之後再交出去。”

“如果元寶小學是一個中學的話,多陪學生三年,等他們有了自己的世界觀再離開,是不是就可以少走很多彎路。”和澎湃新聞記者言談中,他的無奈清晰可聞。

有一些他曾帶過的足球隊員,上了初中之後沒有被分到重點班,學習成績也不太好,足球的愛好也因為各種原因而難以繼續……

“可能也是我想太多了,期待得太高了。”他也只能這樣自嘲,但心裡的難受卻沒那麼容易消解。

“男孩子是'車到山前必有路',不用過多干涉,比如可以做司機、學手藝,但沒有文化的話,女性比男性要更加艱難。經濟獨立是幸福生活的保證,如果沒有經濟獨立的能力,生活是會很難的。”

“現在網絡上有很多不積極的因素,比如(宣揚)顏值就能擁有一切,我們應該傳遞更多積極的東西。”

在徐召偉看來,現在山區的生活條件比以前好了許多,孩子們也已經不再像以前需要幹很多農活,生活得那麼“苦”了。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萬事大吉,反而對教育提出了新的挑戰。

“現在一些好的傳統在丟失,孩子也都是一樣想玩手機,畢竟父母都在外打工,給孩子買個幾百塊的手機還是很容易的事情。”

“(孩子)看到網絡裡面一些不好的東西,學得比誰都快,但是世界真的不是這樣的。”

希望足球能改變這些女孩子的未來。

未來

幫助孩子們塑造正確的價值觀,徐召偉覺得足球是正確的途徑。

“足球能讓孩子知道,你一分努力才有一分收穫,你不付出,能力就得不到提升,得不到別人的尊重。”

這是他的個人準則,他也希望孩子們能從足球中得到屬於自己的切身體會,並運用到人生之中。

除此之外,足球隊的教育意義不只是努力和刻苦,隊友之間的團結和相互照顧,個人的自律和管理,乃至於日常的衛生習慣……在很多家長都是在外打工,對孩子難以照管的情況下,這些素質的學習和文化知識同樣重要。

“我們的訓練不是為了應付比賽,我們真的是想辦法想讓鄉村教育找到更多的可能性。”

事實上,雖然他帶著足球隊拿下過不少冠軍,個人也得到了獎項和宣傳報導,但徐召偉最大的目標極為簡單——孩子們能上高中,能上大學,能走出大山。

“執教生涯”以來最令他驕傲的成就,不是某一座獎杯或某一篇媒體報導,而是今年他的手下有4個女孩子,被中國足球學院西南分院錄取,“未來三年,訓練、比賽、裝備、生活費用,都不用她們管,還能得到專業訓練,我真的為他們感到開心。我做的事情,至少對一些孩子起了一定的作用。”

“她們住的宿舍就是大學生那樣的四人間,環境非常好,像是洗衣機這些所有的設施設備都有。”提起這4個女孩將來的生活學習環境,徐召偉的聲音裡多了一絲興奮。

而今年他和學校所加入的,扶持鄉村校園女足的“追風計劃”,也給他增添了新的期待,“我希望我的孩子們能代表貴州去打'追風計劃'的比賽,因為她們平時也缺少高質量的比賽,可以得到更多的鍛煉。”

對於孩子們的未來,徐召偉有著不少展望——比如,之後在大方縣能創辦起中小學的校園足球聯賽,就是他當下的一個小願望。

但唯獨對自己的未來,他不願意做太多的“規劃”,“我開始支教到現在,最怕的就是別人問你對將來有什麼打算,如果這裡的學校和孩子還需要我去幫他們做事情,而且我還有能力做事情的時候,我就會留在這裡。”

雖然已經支教了15年,但徐召偉其實一直只是志願者的身份,他也希望能“轉正”成正式教師,但至今還未實現。

大學畢業之時,他的好友曾送給他一首詩,裡面有一句,他覺得彷彿帶著預言的意味——“目光似鏡,兩手空空。”

“這說明,你的內心永遠透明,不會去想要得到什麼,只是抱著一個簡單的目的,做一件簡單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