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晚年落魄到向人借錢?借錢的人胃口大,給錢的人太豪爽!

杜月笙一生風風光光,在上海是一個數一數二的人物,手上擁有過無數的錢財,

又用這無數的錢財打出了權和勢。 對於杜月笙的錢財,用他的話說,

「我一生一世,過手洋鈿何止億萬。借錢」 


這「億萬」二字,恐怕也只能看到杜月笙在巔峰時期的三四分模樣,他當年在上海所擁有的「勢」,

即便是國民政府任命的官員也曾在他手下吃過癟,誰去了不得客客氣氣喚一聲「杜先生? 即便只是表面上,

也得給足杜月笙面子! 不過,杜月笙雖然輝煌過,卻也落魄過,他最落魄的時期顯然是發跡以前,

在輝煌過後的衰落時期,也有過落魄的時候,只是他的落魄完全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1937年,

日本人在侵占上海後,找到了杜月笙,說要出資2000萬日元和他合作開銀行,他婉拒了。 


日本人一看,難道是杜月笙胃口太大?於是,借錢便又改合作為直接送錢,只要杜月笙肯向日本人低頭,

學學張嘯林,2000萬白送! 可是,杜月笙仍然搖搖頭拒絕了,不為什麼,只因為他是中國人。 

日本人看到杜月笙油鹽不進,也生氣了,特務頭頭土肥原為了迫使杜月笙低頭,竟然派了飛機到杜公館上空盤旋,

嚇死你個杜月笙! 杜月笙被嚇住了嗎?不但沒有,他更是在日本特務的眼皮底下,坐車離開了杜公館,

直奔碼頭,登上了去香港的輪船,氣得日本人跺腳痛罵。 杜月笙到了香港,沒了上海這塊肥沃的土壤,

他也算是落了難,可是他還是沒有閒著,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了錢,主持中國紅十字會的工作,設立醫院,

又想方設法籌措資金,購買物資源源不斷地送到前線。 杜月笙對錢實際上沒多少概念,

在他眼裡錢不過是一串數字而已,所以在香港淪陷前夕,他到了重慶後,手往口袋裡一掏,竟已經掏不出多少錢來了。


 錢用在哪了?除了維持杜公館裡的開銷,幾乎全砸在了支持抗戰事業上了! 所以,說杜月笙的落魄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確實不為過,

不過,這樣的「落魄」卻很可敬,也很可愛。 杜月笙到了重慶,兜里空蕩蕩的,讓他很不舒服,他想干很多事,卻因為沒有錢而幹不了,

這也讓他很是苦惱。 所以,他想在重慶重新打造一個杜氏商業帝國,可是手裡卻沒有錢,沒有錢,他想的再好也只能想想而已。 


他在重慶,空有一身所謂的名望,卻沒有任何根基,所以他想要在重慶打出一片天來,只能求人。 只是他自從發跡以後很少求人,

多是別人求他,這突然讓他開口求人,他也確實很難放得下臉。更何況,他心裡對求人一事也很忐忑,如果他開了口,別人不賣他面子,

拒絕他了他怎麼下得了台? 這時候,他突然想到了一個人——劉航琛! 劉航琛曾因得罪了川系軍閥王贊緒而遭到了王的通緝,從而出逃河內。


杜月笙獲悉此事後,派人去河內將劉航琛接到了香港,給予了厚待,後來又資助他回川,從而東山再起。 劉航琛素有「四川財神爺」的稱號,手裡有的是錢,杜月笙找他借錢鐵定沒錯! 杜月笙在短短几天裡便已經受夠了沒錢寸步難行的痛苦,於是,在看到劉航琛後,敘舊一番,便開門見山地說:「航琛兄,承你借我一本空白本票,讓我隨時在你的銀行中支錢,你這番盛情,我是十分的感激。」 不是一張,是一本! 這話的意思——你給空白支票,數額任我填寫! 


乖乖,這胃口也忒大了,碰上勢力的又脾氣不好的人,看你杜月笙今朝落魄,借錢卻仍然這麼大口氣,恐怕免不了一頓臭罵和侮辱。 杜月笙倒也不是一個沒底線的人,在看到劉航琛同意後,他又說:「記得當初我問你,我支用錢的最高限額是多少,你老兄說是一百五十萬,對不對?」 是的,杜月笙想借的正是150萬。 劉航琛二話不說,拿出了一本空白支票交給了杜月笙,「一百五十萬元之內,杜先生打支票,我的銀行立刻照付。一百五十萬元以上,麻煩杜先生先知會我一聲。」 你杜先生打支票,只要是150萬以內,我劉航琛的銀行可以立即兌現!不過,憑我們的交情,杜先生也別局限於150萬,真要超過了150萬,你知會我一聲,我也可以借給你! 杜月笙胃口大,劉航琛也爽快,所以杜月笙忍不住笑道:「生平借款,以這一次最為痛快!」 此後,他憑著從劉航琛手裡借來的錢,又在重慶發了家,從他後來為了贖一個被綁架的手下花了700萬,便可知他在重慶的身家有多恐怖了。 1949年,杜月笙去了香港,雖說已經沒有了在上海的輝煌,可須知他保險箱裡還鎖著價值不知幾何的借據呢! 更何況,他在香港也受到了所謂的「香港杜月笙」李裁法的照拂,也仍有不少門生追隨照料,生活上算不上落魄。 



他在臨死前,仍然留有美金10萬,更是以「京士有10萬塊港幣存在我這裡」為由,將存放在朱如山手裡的10萬塊港幣贈給了陸京士!不過,陸京士拿過錢後,轉頭便交給了姚玉蘭。 杜月笙還屢屢接濟逃難到香港的朋友,或多或少送幾個錢去給他們,如一個曾經的重慶富豪逃難到了香港,想去台灣,竟連買船票的錢也沒有,只好拉下臉去向杜月笙「借」300塊,杜月笙想了想,300塊拿不出手,便給了他1000塊。 他剛到香港的時候,更是為了支持門生在香港做生意,接連虧損了10萬美金。 



所以,杜月笙晚年雖然為了杜公館裡的花錢如流水感到憂心,可是在他臨死前,也仍然留有10萬美金的遺產,兌換成港幣也有不少,終究沒有落魄到去向人借錢的地步。 他在向劉航琛借錢的時候,也不能說是他的晚年,此時的他雖然已經53歲,可他心中仍然充滿了鬥志,對未來仍然充滿憧憬。 杜月笙晚年雖然不再有在上海時候的富有,但是一個能夠撕碎手裡所有的借據,又能夠留下10萬美金遺產的人,恐怕也談不上落魄。 即便落魄,也是他一手造成的,竟然放著這麼多借據不用,反而撕碎了。 杜月笙這個人啊,豪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