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借錢,女孩用了此這一招式,竟然換來了15萬元

為了借錢,不惜用身體來換

為“買買買”借錢,馮蕭不僅被要求拍裸照,隨後藉款方更是要求她自拍色情視頻,她一步一步陷入可怕的裸貸深淵。馮蕭,20歲,大三,在北京讀藝術類專業。她有三年網貸經歷,通過借貸寶、分期樂、螞蟻借唄等平台均借過款,最多時共欠款三萬多元,“每天睜開眼都是怎麼還錢”。馮蕭家庭並不富裕,一次為了還之前的欠款,她通過QQ聊天進行裸貸,但對方拿走視頻卻沒有給錢。

 

女生為“買買買”借錢近段時間對於她來講,是暗淡的、頭疼的。“我已經還款了,我不欠借貸寶的錢”,馮蕭向“北京時間”傾訴,不明白自己的信息為何還會被洩露,她無法理解當初自己的“自欺欺人”,十分後悔“出賣自己”。


從借錢買iPad開始走上,網貸道路

馮蕭個子不高,一米六左右,黑色的長款羽絨服把她包裹得嚴嚴實實,黑色的帽子遮住小半張臉,面容素淨,沒有一絲妝容,看不出牌子的黑色單肩包被她隨手放在一邊,看
起來是一個很樸素的女生。
“北京時間”與馮蕭約在一家飯館,“上次我和朋友路過這裡,就想來這家吃飯了”,馮蕭坐下翻看著菜譜,“看起來都好想吃啊”,眼睛裡放著光,帶著20歲女孩的開朗與稚氣。交談間,馮蕭從包裡拿出她的iPad和手機,“我的手機不太好用,我平常都用iPad”。iPad的粉色卡通保護殼和紅色的手機,給馮蕭增添了一點色彩,也就是從購買這個iPad開始,馮蕭走上了網貸的道路。“我第一筆貸款是從分期樂開始的”,大一的時候,馮蕭在這里分期購買了iPad,當時申請5000多的額度,買iPad花了4000多。馮蕭向“北京時間”介紹,她所在的學校,每年新生開學的時候,分期樂都會有專門的人在學校做推廣,“學生分期買電子產品,很正常”。第一次的順利貸款、還款,不僅讓馮蕭買到心儀的東西,也讓她相信自己有還款能力。


用借來的錢不斷去買自已愛的東西

馮蕭來自縣城,從小在單親家庭由媽媽帶大。馮蕭媽媽再婚後育有一子,養育兩個子女的重擔都壓在媽媽一個人的肩上。

馮蕭就讀於藝術院校,每年的學費加生活費需要四五萬,儘管家庭狀況一般,媽媽每個月給馮蕭的2500元生活費,在她們的小縣城中已經不算少。

“我爸爸基本上不管我,我媽媽每個月只有2000多的工資,還要養三歲的弟弟”。不太寬裕的家庭狀況,讓馮蕭不願意開口找媽媽多要錢。

“我平時花錢確實大手大腳,看到喜歡的東西,總是忍不住去買”,每個月家裡給的生活費並不足以支撐馮蕭的支出,她在學校的月均生活費4000-5000元。

“我確實喜歡買一些品質比較好的東西,但是聚會、酒吧、夜店都很少去。貸款能讓生活過的好點兒,可以吃吃飯、買買東西,不用再把錢掰成瓣兒花”。

在所有的支出中,購買衣物成為她最大的花銷,大概占到總支出的三分之一。“藝術的女生打扮花的多一些。現在都是看臉的年代,大家都以貌取人,如果自己太邋遢,會錯過
很多機會。”
此外,馮蕭還有日常交往的支出,“班級經常聚會,每次聚會都要幾百,再加上同學過生日等等,錢不知不覺就花完了”。


幾乎每天都活在還款中

剛開始的時候,馮蕭從不輕易貸款,只有在需要的時候,才會選擇小額貸款。

雖然背負著貸款,但馮蕭仍表示,有些錢“該花的時候,還是要花”。日常支出的增多加之缺乏消費規劃,使馮蕭一次次陷入“貸款-還款-貸款”的圈子裡。

“放貸人也曾經和我說過很多真實的案例,從貸一兩萬到最後欠幾百萬,但我始終認為自己不會到那種地步”。

馮蕭知道,個人信譽很重要,因此,每次貸款之前,只有放貸人明確告知,“只要按時還款,就不會把個人信息洩露出去”,她才敢貸款。

馮蕭前前後後在十幾家貸款平台貸過款,包括借貸寶、分期樂、螞蟻借唄、曹操貸、現金巴士等,每家平台借的錢數從1000元到5000元不等。

馮蕭告訴“北京時間”,她最多時欠款三萬多元,幾乎每天都活在還款中,“分期樂十號之前還,閃銀十四號之前,信用卡二十四號之前……還錢的日子讓人感覺很漫長”。

今年7月份,由於馮蕭在各大貸款平台都有過多次貸款或逾期記錄,已經無法再藉款。在一些網站的邊邊角角中,她看到了QQ貸款群的信息,“加了之後發現,QQ裡面好多這
樣的群”,在這些群中,馮蕭接觸到了借貸寶。